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 新丰镇>> 代表履职

高尚春:校园欺凌,我们心头的痛 ——对校园欺凌问题的调查与思考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30日 点击数:

、背景

近年来,学生之间的以大欺小、以强欺弱、或以恶意语言及网络侵权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伤害的校园欺凌和暴力事件频频发生,甚至呈现愈演愈烈之势,一次次地触动了公众敏感的神经。校园欺凌损害了学生身心健康,破坏校园秩序,影响校园安全稳定,甚至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为加强对此类事件的预防和处理,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于2016年6月颁发了《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国教督办函〔2016〕22号),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2016年秋学期,江苏省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切实做好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第二阶段工作的通知》(苏教督委办函〔2016〕8号),紧接着,市、区教育局先后出台了《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作为大丰区人大代表,为了进一步完善法制大丰建设,推进依法治区进程,本人结合学校管理工作的实际,对可能存在的学校德育部门未能掌握的校园欺凌现象进行了调查,对其存在的原因及危害作了一些浅显的思考,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一些建议,以供决策者参考。

二、调查的目的

了解我校是否存在学校德育工作部门没有掌握的校园欺凌现象,以便改进我们的工作,更好地保护青少年的合法权益

三、调查对象

新丰初中全体690名在校学生。

四、调查时间

2017年6月9日

五、调查组织实施

学校政教处和各班班主任。

六、调查方式

问卷法和个别谈话法

七、 调查问卷

校园欺凌问题调查问卷

为了解我校是否存在学校德育工作部门没有掌握的校园欺凌现象,以便改进我们的工作,更好地保护青少年的合法权益,我们正在进行关于校园欺凌问题的调查。您的回答无所谓对错,只要能真正反映您的想法就达到我们这次调查目的。希望您能够积极参与,我们将对您的回答完全保密。调查会耽误您10分钟左右的时间,请您谅解。谢谢您的配合和支持。

1.您的性别:                        (    )

A、男              B、女

2.您所在的年级 :                   (    )

A、初一      B、初二      C、初三

3您是否能每次都认真倾听学校聘请的法制副校长的法制报告并因此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A、是         B、否

4.您是否能准确说出《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第十条的内容:(    )

A、是        B、否

5.假如您遭遇欺侮会怎么做             (     )

A、忍气吞声      B、寻求家长帮助  C、寻求学校帮助 D、寻求社会上的厉害角色帮助E、寻求校内的同学或朋友帮助

6.您上初中以来是否与别人发生过冲突:  (    )

A、是              B、否

7.您解决冲突的方式是:               (    )

A、肢体冲突  B、冲突后寻求家长帮助  C、冲突后寻求学校帮助 D、冲突后寻求社会上的厉害角色帮助 E、冲突后寻求校内的同学或朋友帮助

8.您是否受到过以下欺侮:              (   )      

A、勒索钱物   B、恃强殴打   C、戏弄   D、无

9.您是否经常受到上述欺侮:            (   )

A、是            B、否

10.您受到欺侮会怎样做:                (   )

A、忍气吞声      B、寻求家长帮助  C、寻求学校帮助 D、寻求社会上的厉害角色帮助E、寻求校内的同学或朋友帮助

11.当您看到校园内不相干的人被欺侮时会怎么做:(  )

A、见义勇为  B、作壁上观或走开  C、告诉老师或学校相关职能部门

12.当您看到朋友受欺负时会怎么做:(   )

A、为朋友两肋插刀  B、告诉老师或相关职能部门   C、告诉朋友家长

八、调查结果

问卷调查结果表明:

1. 在是否你每次都认真倾听学校聘请的法制副校长的法制报告并因此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一问题上,有598名学生回答是,占比高达86.66%。这表明学校的普法教育是有成效的,从理论上讲,大部分学生应该是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

2.在是否能准确说出《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第十条这一问题上,有574名学生答是,占比83.19%。这表明学校德育部门在整治校园欺凌方面的宣传工作是得力的,从理论上讲,大部分学生都应能明辨校园欺凌的是非,不存在“懂不懂”的问题。

3.在接下来的面对可能遭遇的校园欺凌这一问题,仅有123名学生选择寻求学校帮助,占比为17.83%。其中84名为初一学生,27名为初二学生,12名为初三学生。可见,随着年龄的增高,越来越少的学生相信学校能在校园欺凌方面真正的帮助他们。有多达57.16 % 的学生把应对校园欺凌寄 望于同学或朋友的帮助,其中甚至有17 . 24%的学生表示要请校外的“大哥”帮忙。在57.16 % 的选择同学和朋友帮助的学生和25.01%的选择家长帮助的学生中,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同学朋友的帮助,越来越少的学生选择家长的帮助。可见,这些每年要多次接受普法教育和规范教育的学生,心底里并不相信他们维法的合法渠道,而更相信拳头里面出正义,相信以暴制暴。

4.有多达147名学生反映与他人发生过肢体冲突,占比达21.3%,有68名学生坦承遭遇过欺侮,占比近10%,其中有13名学生反映经常遭受欺凌。与这一数据形成对比的是,我校德育部门每年介入调解的纠纷仅有五六起。

5.校园欺凌有着明显的性别差异,基本为男生所为。男生遭受和参与校园欺凌的比率远远高于女生,但女生欺凌现象有所增加。

6.在被问及如何面对不相干的人受欺凌时,有23名学生选择了见义勇为,多为初三体格健壮的学生;有134名学生选择告诉老师,且初一学生居多,初三学生几乎没有。可见,作为学生纠纷的理所当然的调节者,教师越来越边缘化了。

在今年暑期开展的大走访活动中,我对反映经常遭受欺凌的学生进行了走访,同时对这些学生进行了心理疏导。在走访中我了解到这些经常受欺负的学生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性格孤僻,个头矮小,几乎没有朋友 他们在被人欺侮后往往选择了忍气吞声。在我问及他们为什么不告诉老师时,他们往往放声大哭。他们说告诉老师有什么用,那些人顶多被老师说几句,过后会变本加厉地整他们。每当此时,我的心总被深深地刺痛。是啊,对那些为恶者,老师们除了 批评 几句,还能做些什么呢!

九、调查体会(思考)

通过调查,我了解到尽管学校开展了扎实的德育工作,尽管学校与司法部门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普法宣传,但校园欺凌现象还是真实而大量的存在的,只不过由于受辱学生不相信学校能帮他们伸张正义,大部分欺凌事件不被学校德育部门掌握。这几天,看着这样的调查结果,我的心总像被撕碎一般疼痛。我为对弱小者保护乏力而痛心,为 为恶者怙恶不悛而痛心,为这群孩子的未来而担心。

有人说,正义往往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可我认为常常迟到的正义会导致弱小者臣服于暴力的淫威,导致“森林法则”取代明规则成为维系校园社会的潜规则。为此,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对校园弱势群体的保护。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那我们应该如何依法保护校园弱势群体的权益,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作为一个社会人,绝大多数都会明白要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而在校园,那些被欺凌的弱势群体又能以什么为武器去对抗欺凌者呢?有人会说,有啊,《未成年人保护法》啊。但《未成年人保护法》调和的是成人社会与未成年人社会的关系,而不是未成年人与未成年人之间的关系。当未成年人与未成年人发生利益冲突时,除了空洞的说教,老师还能依据什么进行调解,这恐怕是整治校园欺凌绕不开的问题。我想,这是一个立法层面的问题,依靠学校的力量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在校园欺凌所引发的冲突中,学校与教师日益被边缘化,其根本原因正是学校让那些受虐者不能感受到正义的伸张。

人之初,性本善,这话也许是有问题的。但没有天生的恶人,也没有永远的恶人,这话恐怕不会错。怎样才是对待失范学生的正确态度,这是作为教师、学校管理者、理论工作者和立法工作者在今天需要重新进行探讨的。 “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学生没有教好,教师有责任,似乎教育是万能的,教师是无所不能的。一段朽木,在教师手中应能加工成精美绝伦的工艺品;一捧泥沙,应能堆砌成巍巍高塔。事实上,教育不是万能的,教师也不可能是无所不能的,否则,公安局就应精简部门,监狱就要关门歇业。正因为像这样对教师的教育效能的无限扩大导致了教师教育责任的虚无——大部分教师对学生的失范行为往往采取绥靖态度,对恶行造成后果的学生,教育基本靠哄。这无疑耽误了对学生失范行为的矫正时机。

作为一部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的法律,《未成年人保护法》又成为妨碍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枷锁,这似乎又是教育上的一个悖论。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18条规定,“不得歧视、不得违反法律和国家规定开除未成年学生。”第21条规定,“学校、幼儿园、托儿所的教职员工应当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不得对未成年人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它侮辱人格的行为。”

教师的体罚行为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每当触及这一话题时,舆论总是一边倒地对教师体罚行为进行挞伐,很少有人思考或论及教师体罚屡禁不止的深层次原因——没有惩罚的教育如何保证每一个学生健康成长,如何保护弱小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当然“体罚”与“惩罚教育”是有本质区别的,惩罚是一种常规的教育手段,是在未成年人身心完全能够承受的前提下,采取的一种强制性教育措施,能起到教育和警示作用,体罚是实施身心上的严重伤害。征罚教育必须依据学校的各项规章制度,体现一种“法治”精神,而“体罚”则是教育工作者粗暴行为的外现,是一种违法行为。

而《未成年保护法》的实施以后,惩罚教育与体罚的区别被忽视,在社会舆论的一致压力和理论工作者的主导之下,“惩罚教育”在校园里被赶进了阴暗的角落——孩子与水一起被倒掉了,这就导致两个后果,其一,学生的失范行为得不到及时的矫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滑向犯罪的深渊。 其二, 对于弱小未成年人而言,他们的合法权益很难得到伸张。

为此我想指出,遏止校园暴力的蔓延趋势,光靠一线教育工作者的细致工作是远远不够的,它还得理论工作者进行理论创新,立法工作者予以高度关注。

现在的很多校园欺凌事件中,施暴者表现出的残忍和冷血让人不寒而栗,作为教育者,我想大声质问:这些学生真的还能在普通学校正常上课吗?那些被他们欺负的学生每天到了校园是怎样的一种恐惧和痛苦呢?

工读学校在以前就起到了很好的预防犯罪的作用,我觉得它不仅是教育事业的一个组成部分,更是教育、挽救失足青少年的重要机构。不过,由于《未成年人保护法》的颁布实施,一个孩子进入工读学校,必须家长、学校、派出所三方同意,但现实情况是家长一般不会同意,导致到现在,全国工读学校只有寥寥的几十所了,可是讽刺的是校园欺凌的现象却比之前更加猖獗。《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对于在学校接受教育的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学生,学校和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互相配合加以管教;无力管教或者管教无效的,可以按照有关规定将其送专门学校继续接受教育。”在此,本人郑重建议上级部门,应该继续推广之前的工读学校制度。当然,应该细化、明确进入工读学校的标准,比如可以参照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对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进行评估,只要符合这些条件,就应当送到工读学校,专门的、有针对性的教育和矫正,这对于那些心智已经迷失的中学生而言真的是必要的。

我对弱小学生的同情,对失范学生错失矫正时机的痛心,远远不如我对这群学生未来的担心。这样的一个生活在森林法则中的群体,视学校规范为无物,对暴力顶礼膜拜,一旦走上社会,能一下子对法律道德等规则敬畏起来吗?这样的学生走上社会,能成为建设法治国家的中坚吗?

校园欺凌现象不仅伤害了受辱者个体,更有可能侵蚀国家的法治根基。杜绝校园欺凌现象,不仅需要一线教育工作者的细致工作,更需要理论工作者的理论创新,需要立法工作者的高度关注。

为了祖国的未来,为了同一个目标,请 救救孩子 ……